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洞庭赤子”余元君:矢志不渝守護一江碧水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劉曼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09日 14:42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劉曼 2019年08月09日 14:42


余元君(左三)在防汛值班室指導工作。湖南省水利廳供圖

  中新網長沙8月9日電 題:“洞庭赤子”余元君:矢志不渝守護一江碧水

  作者 劉曼

  “一年365天,心之所向是治水;入行25年,一半時間在洞庭。”“他生在洞庭,長在洞庭,把一生獻給了洞庭。”“‘洞庭人’永遠不會忘記他。”……8月,洞庭湖畔,人們對他的不舍和思念還在持續。他,就是湖南省洞庭湖水利工程管理局(簡稱“湖南省洞工局”)原總工程師余元君。

余元君(中)調研錢糧湖分洪閘建設工程。湖南省水利廳供圖

  矢志不渝守護一江碧水

  余元君生命的最后三天,是在夜以繼日地不停奔波。

  據湖南省洞庭湖水利事務中心干部紀煒之回憶,2019年1月17日中午,余元君在長沙結束工程評審后,立即趕往岳陽華容縣驗收工程,晚上開會至深夜。18日一早,他又趕往華容縣禹山鎮,協調蓄洪垸相關事宜;簡單午餐后,開會討論至16時,又趕往大通湖東垸分洪閘建設工地,工作至深夜。

  1月19日是周六,余元君一早趕往君山區錢糧湖分洪閘建設工地查看工程質量,協調解決工程建設、投資概算調整等事項;午餐后照例沒有休息,直接在簡易工棚主持調度會。16時07分,伴隨一陣劇烈的心絞痛,余元君的工作戛然而止……

  “他就這樣走了,不能接受!”錢糧湖垸分洪閘建設工地項目副經理張彥奇用手頂住額頭,泣不成聲,言語斷斷續續,“他做事特別認真……對業務要求很高……中秋假期,還在給我們做技術指導……”

余元君生前辦公室。 劉曼 攝

  其實,余元君最后3天的連日奔波是其25年來的工作常態。“元君太累了。”湖南省洞工局局長沈新平說,參加工作以來,他至少有一半時間在洞庭湖度過。

  余元君1972年出生在洞庭湖畔,親眼見證過洪水泛濫給湖區人民帶來的災難和困苦,那種洪水一發,顆粒無收、民生維艱的記憶,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1990年,適逢大旱,莊稼無收,深感中國農業之‘靠天’原始落后,以優異成績第一志愿考入天津大學水利系水工專業,希望能為家鄉有所貢獻。”余元君在自述材料中寫下的這段話,正是他從事水利行業的初心。

  大學畢業后,余元君主動放棄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機會,進入湖南省水利水電勘測設計研究總院,隨后調入湖南省洞工局,踏上了為理想奮斗的人生旅程。

  “守護好一江碧水的重擔,首先得我們‘洞庭人’來挑。”2018年12月14日,余元君生前給同事們上的最后一堂黨課,就是《“洞庭人”如何履職》。

余元君的工作筆記。 劉曼 攝

  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

  洞庭湖之前的治理規劃,都把工程放在首位,而余元君主導的新規劃,需要更多地協調生態保護與治理開發的關系。長江上游水庫群的建設,給洞庭湖的江湖關系帶來一系列新變化,這些新老交織的問題,都需要余元君帶頭去尋找答案。

  為治理洞庭湖,25年來,余元君的足跡遍布洞庭湖3471公里一線防洪大堤、226個大小圩垸、11個重點垸、24個蓄洪垸……

  2012年,屈原垸西大堤堤防加固項目中,有一段護坡的初步設計方案計劃拆除重新施工,余元君看了方案后不放心,又帶隊重新勘查。經仔細核查,他們發現這段大堤幾十年來陸續護坡,厚度達80厘米,初步方案明顯不合理。于是,余元君研究制定了新的設計方案:上部平整后縫隙灌入細石混凝土,下部平整后現澆混凝土板護坡。這樣既避免了大拆大建,加快了進度,又節省了國家資金。

余元君在家中書房。湖南省水利廳供圖

  記者在余元君生前的辦公室書架上看到,70多本筆記本詳細地記錄著自1996年以來,他總結和摘錄的洞庭湖治理關鍵信息;在他的辦公電腦里,一幅幅洞庭湖水系、堤垸、工情、水情圖片及說明,分門別類,整齊明了;移動硬盤里,上千G的相關資料,整理得清清楚楚。

  “只需要一支筆、一頁紙,他就能勾勒出洞庭湖不同區域的水系圖、工程分布圖。”湖南省洞庭湖水利事務中心工程處副處長侯國鑫說,在同事們看來,余元君就是一本“行走的洞庭湖水利百科全書”。由他整理完成的《洞庭湖治理工程建設與管理適用文件匯編》,也被譽為“洞庭寶典”。

  “拿合同來,按程序辦”

  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但余元君在洞庭湖邊行走了20多年,硬是做到了“不濕鞋”。

  近年來,國家對大江大湖的投入加大,建設資金逐年增多。“余元君主持了洞庭湖區數百個項目的技術評審和招投標工作,經手的合同資金不下百億元,沒有一例舉報和負面反映。”湖南省水利廳廳長顏學毛說。

余元君(右)指導全省河道修防工職業技能競賽。湖南省水利廳供圖

  作為一名國家工作人員,余元君常說:“我們管理上億的資金,管的是國計民生的大事;用實每一筆錢,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洞庭湖上所有工程,任何項目變更、資金審批,不管來人是誰,余元君都是一句話:“拿合同來,按程序辦。”

  余元君對自己要求嚴格,對親戚朋友也是如此。他出身貧寒,兄弟姊妹九人,但沒有一位親友通過其承攬過一個洞庭湖治理項目。

  余元君的六姐夫是一個小包工頭,也想承接一些水利工程,但聊天時只要一提到工程項目,余元君就連連擺手:“扯這個事,免談。”侄兒大學畢業后求叔叔在水利系統給找份工作,他也硬是沒松口,“講關系、走后門的事兒,我做不來”。

  為加強項目監管,減少項目法人與項目承建單位的直接接觸,最大限度地降低廉政風險,余元君牽頭開發了洞庭湖項目管理系統,被譽為“千里眼”,開創了水利工程建設網絡化管理之先河。

  四十六載人生路,二十五年治水功。余元君走了,他那“構建和諧健康美麗洞庭”的QQ簽名也永遠定格,但他的故事深深地印在了“洞庭人”的心里……(完)

【編輯:黃詩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禁忌的皇权彩金
澳洲快乐8开奖结果 云南11选5过滤软件 世界杯比分投注 乐赚炒股app 东北填大坑app 麻将胡了下载 广东11选5任一技巧 福建31选7今晚开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nba在线无插件视 四川血战麻将免费下载 吉林快三一定牛走势 重庆麻将下载 山东群英会缩水 三分赛车计划人工 nba雪缘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