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新聞內容
20平米的房間里住8個人 長沙群租房收藏著年輕的夢想
來源:瀟湘晨報 作者:王佳箐 宋凱欣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7日 16:54
來源:瀟湘晨報 作者:王佳箐 宋凱欣 2019年08月27日 16:54

  8月初的一個晚上,在長沙勞動西路附近某公寓內。不知是誰提議,6個二三十歲的男孩買了一箱啤酒,圍坐在客廳,大聊人生理想。

  阿鐘(化名)是其中之一,他沒說出口,只是暗下決心:50歲之前要在長沙買兩套房。他今年25歲,來自永州,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工作。

  但在夢想實現之前,他得住在這個逼仄的公寓里:6間臥室一共擺了15張雙層床,大部分的床位都租了出去,最大的房間大約20平米,能住8個人。

  一線城市有“北漂”“滬漂”的艱辛與奮斗,在長沙,也有這樣的年輕人。他們大多剛從學校畢業,工作不穩定,工資不高,只好暫居在群租房里。也許屬于自己的獨立空間只有一張寬度不到一米的小床,但對于在城市中打拼的這些年輕人而言,這里依然是一個還算溫暖的港灣。

  他們在這里存放著友情和夢想。

  他們為什么不離開

  住在這個公寓的人都承認居住環境算不上好,但長租的人也都有各自的理由。

  小楊住在公寓的一年里,不是沒想過搬走。她看中過附近一套兩室一廳的出租房,房租每月1800元,房東要求押一付三、一年起租。但她在公司做新媒體運營,每個月的工資只有三千多元,如果找不到合租的室友,她很難一下子拿出7200元。而且,2017年大學畢業之后,小楊至少換了五份工作。由于工作一直沒能穩定下來,小楊只好繼續住下。

  住了一年,小楊漸漸適應了這里的環境,“就像大學宿舍一樣”。她住的是六人間,同寢室的還有三個女孩和她年紀相仿,也是長租,四個人很快就熟悉起來,常在下班回到公寓后一邊吃外賣,一邊聊聊工作上遇到的事。“我是一個比較怕孤單的人,如果要我一個人住,每天下班回家都沒人說話,我肯定也不太適應”,小楊說。

  長住在這個房間的四個女孩中,今年21歲的小葉(化名)是小楊的懷化老鄉。2017年暑假,小葉在一家教育機構做兼職老師,為了上班方便,她在公寓住了一個多月。

  和小楊一樣,小葉起初也很難接受群租房的環境,“打算最多住半個月就去找個提供宿舍的工作”。入住的第一天,小葉站在床邊裝被套,其他室友都躺在床上不理不睬。但有個女孩看見她一個人裝被套不太方便,主動過來問她需不需要幫助,還讓她把行李放在自己的床上。這份善意讓初到陌生環境的小葉覺得很溫暖,相處日久,兩人的關系也越來越好。

  去年1月,小葉找了份會計工作,公司不提供宿舍,她只好又住進這間公寓里。幸好那個曾幫過她的室友還在原來的房間,有著熟悉的環境和室友,小葉的群租房生活還算愉快,于是一住就是一年半。

  阿鐘剛來長沙時也住在群租房里,但每天下班回家后,其他室友都將房門緊閉,即使坐在客廳里,大家也都各自玩著手機,很少交流。相比之下,這里要熱鬧許多,阿鐘說自己有時也不愛說話,但聽著室友們聊工作聊生活,他感覺很溫馨。

  讓阿鐘印象深刻的是8月初的一個晚上,有個室友工作不順心,幾個人坐在客廳里開導他。零點已過,不知道是誰提議買幾瓶啤酒,兩個男孩就下樓去超市搬了一箱回來,當時沒有幾家餐館營業了,只好點了幾個涼菜外賣。

  六個男孩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大家開始暢談人生理想,有人說希望買房買車,有人說希望月薪上萬,阿鐘跟著一起笑,他沒說話,“我覺得還是等實現的那一天再說吧”。

  有個男孩暗戀公寓里的一個女生,其他人起哄,讓他去表白,男孩不肯。現在兩個人依然住在同一個公寓的不同房間里,沒人知道他們是否明白彼此的心意。

  留在長沙,留著希望

  這晚李陽也在,他以“過來人”的身份對室友說了不少安慰的話,還勸大家趁著年輕好好工作。他打算今年就和女友結婚,雖然女友的父母希望他們回益陽,但兩個人都更想留在長沙。

  李陽的工作并不輕松,看見外賣騎手遭遇交通事故的新聞,他的女友常跟著一起擔心,總想勸他別送外賣了。李陽的目標是在明年年底攢夠二十萬,和女友一起開一家店。

  小葉辭掉了會計的工作,搬出了公寓,暫住在長沙的姐姐家。她想轉行去做老師,辭職之后小葉就開始準備考研,她打算給自己一年半的學習時間。

  阿鐘依舊每天騎著自己的電動車穿越長沙的大街小巷,考察新開發的樓盤,或是向過往的行人發放傳單。阿鐘無數次撥打陌生電話,雖然絕大多數情況會被不客氣地掛斷,但他不愿放棄這千分之一的希望。

  跑遍了長沙市各種新舊樓盤,阿鐘也會夢想著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他喜歡岳麓區三大名校附近的幾個小區,“在名校旁邊氛圍都不一樣,很安靜”。去年10月,他跟著三個同事一起考察了一個新建的小區,他最喜歡的是一套6樓的毛坯房,116平米,首付要三四十萬。

  就像平時一樣,他在房間里轉了三四圈,拍了幾段視頻,方便以后向客戶介紹。在那之后他先后帶著四批客戶去看過這套房子,但他們似乎都不夠滿意。不到半年,這套房子經由別的中介賣了出去,阿鐘就把存在手機里的視頻刪掉了。但他一直記得第一次去這套房子時的場景,那天是陰天,沒下雨,但很涼快,他站在陽臺上發了會呆,在那里可以看得見湘江。

  25元一天的群租公寓

  去年7月,小楊(化名)從懷化老家來長沙找工作,第一次到公寓看房,原本是打算住下的。但一進房間,她就退了出來。

  這里和她的想象差太遠,6間臥室里一共擺了15張雙層床,大多數床位都租了出去,最大的房間約20平米,能住8個人。公寓里的房客大多是長租,最久的住了四年,東西多且雜亂,想要平放打開一個行李箱都要先清理一番。

  從公寓出來后,小楊在附近轉了好幾圈,一邊走一邊想:真要住這里嗎?

  她還是回去了。因為公寓的房租便宜,一天25元,沒有租房期限,住一天還是一年都可以。

  小楊付了7天的房租,打算找到穩定工作就搬出去,但這一住就是一年。

  許多剛來的人都像小楊一樣,轉遍整個房間,很難找到滿意的地方。床寬不到一米,踩在上下鋪之間的梯子上,整個床都跟著一起搖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陽臺的晾衣架上,剛洗完的短袖襯衫和積了灰的羽絨服掛在一起,一件挨著一件,到了陰天,衣服要曬好幾天才能干。

  公寓里的房客大多來自除長沙外的其他市縣,一般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也有一小部分來自其他省份,在長沙出差或旅游,想著另尋住處又是一番折騰,就先勉強住下了。

  原本這套房間里只有女生,但去年10月,一個空置的房間陸續住進來幾個男生。女生們不愿意,房東說另一處的男生公寓住不下了,等那邊騰出房間就讓他們搬過去。但大半年過去了,公寓里的男生寢室從一間變成了三間。

  阿鐘是今年2月搬進來的,跟3名室友擠在一個房間內。他是永州人,今年25歲,在一家房屋中介公司上班。和很多中介人員不同,阿鐘很靦腆,話不多,常戴著黑色的帽子和口罩。他沒有基本工資,每賣出一套房子,能抽成交額的百分之一作為傭金。阿鐘做中介不到一年,有些前輩每個月能賣出去一套房子,他要兩三個月。好在他的工作時間比較靈活,今年6月,他還兼職送過一段時間的外賣。

  住在阿鐘寢室對面的李陽(化名)則是全職外賣員。李陽30歲,在房客里算是高齡。李陽每天早上九點左右出門工作,直到晚上十點多,電瓶車快沒電了才回家,每天大約送60單,一個月能賺三千多元。他原本和女友一起租了一套房子,但今年4月,女友回益陽照顧生病的父親,李陽覺得自己一個人租房不太劃算,便住進了這間公寓。他已經找好了新的出租房,等女友回長沙就一起搬過去。

【編輯:張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禁忌的皇权彩金
福建36选7开奖时间 加拿大pc玩法说明 浙江十一选五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网上在家兼职赚钱 来来安徽麻将苹果版 11选5江苏 球探棒球比分直播 广东36选7中奖概率 欧冠决赛 大庆棋牌大厅 篮球即时比分网那个全面 四川省快乐十二开奖 雪诺和塞布尔 澳洲赛车开奖历史查询 22选5今天晚上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