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内容
永州山水之间
来源:中新网湖南 作者:田人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1日 09:56
来源:中新网湖南 作者:田人 2019年04月11日 09:56

  如果我们试图认识永州,从纷繁的镜像中拎清永州的轮廓,我们确定,从九疑山、阳明山、舜皇山和隐逸于永州山水之中的濂溪、愚溪、浯溪入口,可能是一条便捷之路。

  潇水还是往北去的样子。这是湘江的源头,水流很细、清幽,这里虽?#30343;?#33538;林阔、道路崎岖,但是中国历史里那个最有平民意识、为万民所景仰的舜帝,却坚定地来到了这里的九疑山,并死在九疑山;他也去舜皇山狩猎驻骅,与娥皇女英吃着小竹笋在飞瀑顽石中饮酒拨琴;万寿寺香火里的阳明山,一望无边的杜鹃盛开时像万重红霞,涂满这整座山,它侵润着舜帝传播农耕文明的质朴身影。阳明山还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一个是唐朝那个在阳明山下写了《?#20301;?#28330;记》的落魄诗人柳宗元,一个是明朝那个新田人郑秀峰禅师坐化后被皇帝封的七祖佛。这三座山,不知什么缘故,总要让人想到它们极为孤独的一面。

  或许是,这三座山取走了一代又一代永州人。也或许是,一代又一代永州人化作了这三座山。

  很多人认识永州是从舜帝开始的。舜帝南巡永州时,他作的《南风歌》是中华帝国的开篇诗歌,这?#30343;?#20026;永州文明的开始。舜帝为上古五帝之一,永州境内的祁阳、蓝山、宁远、道县、双牌、东安、零陵、冷水滩等,这些永州的山山水水无不留下了他的足迹。他南巡时是带了一袋子种子的,他把那些种子分给了他碰到的每一个永州人;他?#32536;?#34892;感化人,指导人以技艺,使争畔、争坻者相让,“苦器之不成者不苦”,是何等宽广的爱民情怀。明太祖朱元璋说,虽然时代不断变化,但效法舜帝的崇高道德却不能因时而变,相反必须以舜帝为“万世所法”。而康熙明确地将舜帝作为“道统”的开创者来崇拜。

  “朝阳甫出,而山已明者,阳明山也。”潇水流经了永州九个县区,汇成湘江一路向北,绵延在跌宕的丘陵之中,是湘江的发源和湖湘文化的源头。岳麓书院有联云:“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濂溪是何许人?濂溪是永州人,指中国理学鼻祖周敦颐。理学是什么?理学是湖湘文化的源头。濂溪却也是周敦颐家乡潇水的一根细流。阳明山下,黄溪则是潇水的另一根细流,柳宗元在永州多年,?#37027;?#21313;分苦闷,他在百无聊奈中把玩愚溪,写了《永州八记》后,本不想再?#20174;?#35760;了,他觉得这样写来写去有点烦,一天,他不知什么原因来到了“楚、越之交”的黄溪,竟被这里的山和水弄醉了,柳宗元其实是一个意志十分不坚定的人,他又动情了,他只好随性地、甘?#37027;?#24895;地写了这篇《?#20301;?#28330;记》,为《永州八记》中的第九记,也有人称《永州九记》。永州人当然是很?#19981;?#26611;宗元的,他?#37027;?#37027;?#20174;?#38391;,却还不忘对永州山水的推崇,在《?#20301;?#28330;记》里更是把永州山水捧上了天:“北之晋,西适豳,东极吴,南至楚、越之交,其间名山水而州者,以百数,永最善。环永之治百里,北至于浯溪,西至于湘之源,南至于泷泉,东至于东屯,其间名山水而村者,以百数,黄溪最善。”

  可是永州山水还是不很?#20197;耍?#30693;道永州的人还是太少,来永州的人也还是太少,尽管永州山水为中华文明孕育的一万二千年的谷?#21069;?#20013;国和世界稻作栽培史向前?#24179;?#20102;?#37027;?#24180;,尽管永州山水为中华文明孕育的一万?#37027;?#24180;的原始釜形陶器打破了人们曾经认为陶器的发明是在万年内的凝固观念,永州山水还是一缕躲在角落里的、被封存着的荣光。但是永州人却无比爱恋永州这方山水,他们?#33402;?#22320;栖身躬耕于此,缠绵相爱于此,生生不息。

  唐代,就是一个大度到每一个人都能有想法的年代,也可以随性地把自己?#21335;?#27861;付诸实现。元结道州为官路经祁阳,他辟了一个小溪命名为浯溪据为己有,朝廷没有怪他,永州人也没有怪他。而他的这个想法使永州在唐宋盛世迎来大批名流访幽簇拥,并留下了两百多首与盛唐匹配的诗文和浯溪碑林这一巨大文化遗产。是永州的山水,铸就了柳宗元、怀素在中华文学和艺术史上的巨大成就;是永州的周敦颐以《爱莲说》《太极图说》开启了中国湖湘文化并被尊为中华民族的理学鼻祖;瑶族与汉族文明?#21335;?#20114;交织,使永州多姿、缤纷。永州二水及萌渚岭、都庞岭、越城岭,祁剧、祁阳小调、瑶族长?#22856;琛?#22899;书、零陵渔鼓、道州龙船及冷水滩扎故事等等,地理?#23435;?#39118;光十分?#27704;謾?/p>

  濂溪、愚溪、浯溪这些本来太细小?#21335;?#27969;,只以?#28015;?#32422;的身姿?#32321;?#20303;永州,但是“最细小的最卓越”,这些细小?#21335;?#27969;,孕育了永州人那种丘陵般的性格和潇水般清澈的品格。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36718;?#34001;笠翁,独钓寒江雪。这是唐代诗人柳宗元曾经描写过的永州山水;画图曾识零陵郡,今日方知画不如。这是宋代诗人欧阳修笔下的永州山水;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这是一代伟人毛泽东曾经赞美过的永州山水。

  我们惟愿永州山水,走向千家万户,走向远方。

  (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学会永州分会会长)

【编辑:黄诗立】
本网站所刊载?#30036;ⅲ?#19981;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禁忌的皇权彩金